首页 | 收藏本站 | 繁体网站   
点击搜索
 
日期 时间

关于金融危机的十个问题

日期:2009-02-18  来源:机经网    点击:
一场“百年不遇”的正在对世界经济和全球金融体系产生深远影响的金融危机,随着雷曼兄弟公司的破产而迅速蔓延开来。从目前情况看,虽然我们还难以对这场金融危机的未来走向和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作出准确的判断,但从金融危机形成的原因、过程和目前呈现出的特征看,从各国政府救市或救经济的政策看,以下10个方面的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问题一、全球金融危机:是必然,还是偶然?
  学者们目前正在深入研究和分析这次全球性金融危机产生的原因。比较多见的解释有“制度说”、“政策说”和“市场说”。“制度说”认为,高度自由、过度竞争的经济制度和金融体系是全球金融危机产生的制度原因。“政策说”则认为,长期的低利率和宽松的货币政策是全球金融危机形成的政策基础。“市场说”则从更微观的角度分析金融危机产生的原因,他们认为,金融的过度创新和监管的相对滞后,金融工具的结构化、衍生性和高杠杆趋势,导致了金融市场过度的流动性,加剧了金融体系的不稳定程度,是这次金融危机产生的直接原因。
  上述三种解释无疑都有一定的道理,但笔者更倾向于“周期说”,即认为这次金融危机是全球经济长周期的一种反映,是20世纪30年代大危机以来全球经济结构、贸易结构、金融结构大调整在金融体系上的一种必然反映。它是对国际经济金融体系中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之间严重的结构性失衡的一次重大调整,以实现资本市场、金融资产在规模和结构上与其赖以存在的实体经济相匹配。从这个意义上说,“百年一遇”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只会发源于美国、发端于华尔街。因为,在那里,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现代金融),无论在规模上,还是在结构上都已严重失衡,华尔街的极端利己主义行为把这种失衡推向了极端,从而使金融危机一触即发。雷曼兄弟公司的破产,捅破了金融危机最后一层窗户纸。可以认为,这场发端于美国的全球金融危机,是七分天灾,三分人祸。
  实际上,“周期说”、“制度说”、“政策说”和“市场说”都在不同层次上解释了这次金融危机的产生原因,它们具有某种内在的联系。科学、准确地阐释金融危机产生的原因及其形成过程,不仅对正处在危机漩涡之中的国家和地区制定正确有效的危机应对策略具有现实意义,而且对处在危机边缘的经济体以及危机之后全球金融体系的改革也具有重要价值。
  问题二、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现代金融):谁主沉浮?
  金融危机发生后,大家首先想到的是金融市场是否存在过度的扩张。有人认为,20世纪90年代美国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主导下的低利率和放松管制所带来的金融市场的大规模扩张,导致了金融资产特别是证券化金融资产的迅速膨胀,从而使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的快速发展开始脱离实体经济。这种金融资产膨胀所导致的虚拟经济游离实体经济基础的现象,使金融危机的出现成为某种必然。
  统计资料显示,从1990年开始,美国资本市场的资产规模以很快的速度在增长,这一速度大大超过了同期GDP的增长速度。1990年初,美国金融资产(股票和债券)规模和GDP的比例大致维持在1.6:1的水平,危机前的2007年则维持在3.2:1的水平上。金融资产规模的快速扩张是不是背离了实体经济的要求,这需要深入分析。但在作这种分析时,我们必须思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现代金融)谁主沉浮?
  “谁主沉浮”这个提法包含了两方面的含义:一方面是指金融、资本市场的发展从最终意义上说必须受制于实体经济,没有实体经济的增长,金融的快速发展就会失去基石。如果金融快速发展到了“泡沫化”的程度,则势必对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产生严重损害。另一方面,以资本市场为核心的现代金融,并不完全依附于实体经济,并不是实体经济的附庸。金融发展到今天,实体经济与现代金融并不是一个主宰与附庸的关系,它们之间实际上是相互推动、相互促进的关系。从一定意义上说,现代金融对实体经济正在起着主动的推动作用。我们常说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道理就在这里。我们不能因为这次全球金融危机的出现就否定现代金融对实体经济的积极推动作用,否定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和发动机的地位。虽然从根本上说,金融业(虚拟经济)的发展,最终要取决于实体经济,但同时我们不能看轻现代金融对实体经济的积极推动作用。笔者曾对实体经济和现代金融(虚拟经济)之间的关系做过一些研究,得出的基本结论是:资本市场资产价格变动与实体经济成长之间会呈现出阶段性的发散关系,这种阶段性发散关系,表明现代金融在经济运行中发挥着独特的作用。不过,资本市场资产价格与实体经济的阶段性发散关系,在一个经济长周期结束时,资产价格会程度不同地向实体经济收敛。这种收敛的现实表现形式就是金融波动或金融危机。
  由于金融对实体经济作用的主导性不断增强,如果此时出现金融危机,一般不会从实体经济开始,而可能是先从金融体系和资本市场开始。危机的逻辑过程将不同于20世纪30年代的那场危机。当然,今天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次金融危机的确起始于资本市场和金融体系,然后再感染和影响实体经济,从而导致实体经济的衰退。从这个意义上说,是现代金融主实体经济之沉浮。
  由于金融结构的变化和功能的转型,资本市场与实体经济的关系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表现为依附一相关一游离一收敛的变化过程。目前的金融危机其实就是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现代金融)过度发散关系的收敛过程。这种收敛过程实际上也是能量积聚过程,目的是为下一轮更大程度的游离创造条件。收敛过程既可以以金融危机的形式表现,也可以以金融市场的波动显示。反复不断地收敛就是波动,突然大幅度收敛就是危机。游离的过程是金融资产膨胀的过程。金融波动或金融危机既是金融风险释放的过程,也是金融体系调整的过程。每一次金融危机都将促进金融制度的变革,推动金融体系的结构性调整和升级。
  至此,笔者想说明这样一个道理:在金融结构和金融功能发生巨大变化的今天,我们既不能陷入实体经济决定一切的境地,由此而否定现代金融对经济发展的巨大推动作用,也不能得出虚拟经济(现代金融)的发展可以天马行空、无所约束,从而忽视实体经济的最终制约作用。真可谓“道在中庸两字间”。

国内行业动态

国际行业动态

省内行业动态

台湾行业动态

版权所有:福建省机械工业联合会 Copyright©2001-2010 Email:FMLGJ@163.com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省府路1号11号楼5层  邮编:350001 传真:(86)591-87552772
电话:(86)591-87606537 87539698   闽ICP备12014152号   管理登录   
Processed in 38066.937 s, 1 queries, Powered by iwms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