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收藏本站 | 繁体网站   
点击搜索
 
日期 时间

澳大利亚农业发展特色及其对我国农业的启示

日期:2007-05-28  来源:机经网  作者:cfmif  点击:

澳大利亚是个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人口稀少的国家,其农牧业生产较为发达。但由于其自然环境、社会制度、经济与技术、劳动力等条件,以及国际大环境的影响,澳大利亚农业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一、澳大利亚农业发展的特色
  1.粗放与集约并存,土地单产较低,劳动生产率较高
  澳大利亚是个人少地多,高度城市化的国家,发展农业不是靠人力投入的增加,而是靠土地的增加和现代技术的应用及科学管理。澳大利亚每个农业劳动力负担的土地面积,在农业发达国家中名列前茅,农牧场规模比较大。牧场平均规模约3万hm2,每个农牧业劳动力负担土地约有1200多hm2。在农业用地中,90%左右是粗放的天然牧场经营。因此,与世界其他农业发达国家相比,澳大利亚农业平均单位面积产量和载畜量都比较低(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较低的土地产出率却造就了较高的劳动生产率。生产的专业化也是澳大利亚提高劳动生产率的重要因素。2001—2002年度,澳大利亚每个农业劳动力人均生产小麦65.0t、大麦34.0t、高粱148.0t、大米3.3t、油料7.8t、糖原料13.0t;全国农业劳动力人均GDP高达63150澳元,劳动生产率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2.农业商品率高、外向化程度高,农业受国际市场和自然条件影响较大
  由于澳大利亚人口少、国内消费市场容量小,而农产品的种类多,产量高,因此不得不主要依赖出口,国际市场成为澳大利亚农产品竞争的主要目标。澳大利亚常年农产品出口量约占农产品产量的75%。2001—2002年度农产品出口总值占当年农业总产值的81.5%。因此,澳大利亚农业的一个鲜明特点是外向型。近年来,澳大利亚越来越重视开发市场,出口产品的重点已从传统的欧洲市场转向近邻的亚洲市场。同时,澳大利亚农业受国际市场影响很大。当国际市场需求量大、价格好时,澳大利亚农业生产上升幅度就大,否则相反。
  3.农业信息化程度高
  澳大利亚是世界上电脑网络普及率最高的几个国家之一。网络电子市场为农民提供市场价格、需求量、产品种类等信息。自从有了远程网络,越来越多的农民直接做起“出口生意”,减少流通环节,使自己的产品在国际上更具有竞争力。澳大利亚的网络咨询业比较发达,不仅能够提供较为准确的信息,也为自己的咨询服务承担法律赔偿责任。
  4.家庭农场占多数,呈现向大农场化发展趋势
  澳大利亚的农场按其经营模式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农场主及其家庭成员为主从事生产的农场,称为“家庭农场”;另一类是由农场主雇工从事生产的农场,大多数农场为家庭农场。家庭农场一般都拥有现代化的生产手段,并得到社会服务体系的支持,而且经营也比较灵活。在澳大利亚,按农场的生产规模可分为三种类型:(1)小型农场,经营土地较少,一般为150—200hm2。(2)中型农场,经营土地一般在300—800hm2。(3)大型农场,经营土地规模在1000hm2或数千公顷,甚至数万公顷。虽然大型农场的比重很小,但占农场数3%的大农场却占农业用地的3/4。小型农场与中、大型农场相比,相对耗费大、生产成本高、承受风险能力低。为扩大农业经营规模,提高劳动生产率,政府利用财政补贴、优惠贷款和减免税收等办法,鼓励前景不佳的小型农场主放弃土地,改行谋生,以加速农业劳动力转移。所以,几十年来,澳大利亚的农场逐步呈现出向大农场化集中的趋势。
  5.农业经营由混合向专业化发展,专业地带明显
  澳大利亚农业发展在相当长时期内一直为混合农业发展模式。随着农业生产发展和农业用具规模扩大,农业高度商品化促进了高度专业化,出现了某些工艺专业化,即一个生产单位只完成产品生产全过程的某一个环节。这种专业化的出现与自然条件的影响、产品国际化有着密切联系,是农业现代化的一个重要标志。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在地域上也出现了某些特定的作物带和畜牧带,如昆州沿岸的甘蔗带、塔州的苹果带、东南部的小麦带,以及绵羊南移、肉牛北迁的集中趋势。
  6.农业由畜牧业为主向畜牧业、种植业并举发展
  以前,在澳大利亚的农业中,畜牧业长期占主要地位,畜牧业与种植业的比例多年来保持在6∶4的结构水平,个别年份甚至高达到7∶3。但近30年来,种植业生产中的小麦,作为农牧业单项产品的总产值和出口值,都超过了以前长期分别居第一、第二位的羊毛和牛肉的总产值和出口值。
  7.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下降,但农业的产量、产值和效益在提高
  澳大利亚在过去相当长的时期内,农业生产在国民经济中占有主体地位。农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由1970—1971年度的7.0%下降到2001—2002年度的3.1%。从就业结构变化来看,农业部门所占社会就业比重也持续下降,1970—1971年度下降到8.2%,2001—2002年度仅为4.8%。在农产品出口占全国出口总值的比重上,1979—1980年度为40.2%,2001—2002年度下降到22.1%。另一方面,尽管农业在国内生产总值及就业总数中所占比重大幅度下降,但农业本身仍有很大发展,农业的产量、产值、效益在不断提高,农产品的出口也在不断增加,2001—2002年度比1980—1981年度,澳大利亚农业总产值增长了2.14倍,农民人均劳动生产率提高了6.89倍,农产品出口增长3.88倍,比1969—1970年度增长15.66倍。这就说明,澳大利亚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下降,并不是由于农业部门的衰落,而是由于其他产业部门发展更快。澳大利亚许多农产品的产量(特别是其出口量)在世界上一直占据显著地位。因此,农业至今仍然是澳大利亚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

二、澳大利亚促进农业发展的政策和措施
  澳大利亚农业发展的成就,不仅取决于其丰富的农业资源条件,更重要的是与其政府采取卓有成效的农业促进政策和措施分不开的。
  1.适应国际竞争,改革农业管理体系
  十几年来,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特别是国际贸易自由化,农产品出口市场竞争日趋激烈。澳大利亚农业生产和出口面临新的压力。一方面,澳大利亚出口的农产品大都集中于传统产业和初级产品,附加值不高;另一方面,进口国对进口农产品的检疫、食品安全、质量标准等方面要求得越来越严格,加上欧美等国农业对世界农业出口市场份额的争夺,对澳大利亚农业发展提出了越来越大的挑战。为了有效地适应外部环境的变化,澳大利亚进行了农业管理体制改革,其基本方向是:面向市场、减少干预、优化服务。市场能运作好的全都交给市场,市场运作不好的政府来做好。
  1996年,澳大利亚将初级产业与能源部调整为农渔林业部。新成立的农渔林业部,统一协调对农、牧、渔、林业的综合管理,并根据国内外市场变化情况以及促进农产品出口的需要,强化和增加了农产品加工、食品安全、农产品质量标准制定和动植物检疫、农产品贸易以及资源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方面的管理职能。改革后的农业管理体制有两个基本特点:(1)注意形成农业生产加工、销售一体化的管理体制,避免管理职能的交叉、分散、重叠,从体制上确保其农业的竞争力;(2)强化了农产品的质量管理,注重可持续发展、注重提高农业效益,面向全球市场。既减少政府对农业的干预,又保护本国农业、服务好农民,努力保持农业的竞争优势,不断扩大在全球市场的销售份额,是澳大利亚政府关注的焦点。
  2.不断加强农业的科研、开发和应用
  澳大利亚拥有较为完整的农业科研服务体系,内容包括从品种选育到疾病防治、检疫监测及其产品保鲜供应等方面。农业科研机构以国际市场为导向,多单位、多部门协同合作,形成了科学研究、农业生产、食品工业、市场营销为一体的农业科学研究网络。澳大利亚的旱作农业、育种、畜产品加工等技术居世界领先水平。先进的农业科研网络和健全的推广体系,对澳大利亚农业发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澳大利亚的农业科研开发工作,主要由州政府承担,约占50%,接下来依次是联邦政府(约占26%)。高等院校(约占14%)和商业企业(约占10%)。这些研究开发工作中有大约30%是受农村研究公司的委托开展的。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亚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在全国各地建立了50多个有不同的层次和类型的科研机构共同享用的联合研究中心(CRCS),这些联合研究中心的项目由联邦政府、州府、企业联合资助,由不同的政府部门、科研机构、大学和企业的研究机构共同承担,科研人员依托中心的大型研究设施和现代化仪器设备,密切联合、协作攻关,体现了人、财、物的优势集成、功能互补和高效利用,很具有活力。
  3.充分重视对农民的教育和培训工作
  澳大利亚较高的农业劳动生产率得益于重视农民的职业教育培训,它使劳动者的综合素质不断提高。目前,在澳大利亚,具有大学文化程度的农业科技人员占农业从业人员的31%。
  澳大利亚农渔林业部的一大职能,就是对农民的教育培训。澳大利亚的农业教育分为三大类:高等农业教育、中等农业教育和农业职业培训。国立、州立农学院通过职前培训和在职培训,对农机推广人员及农业从业者进行培训。除此之外,政府还通过市场机制,根据农业发展需要,委托不同院校的培训机构对农民进行多种形式和内容的培训。
  由于农业区域非常广、农民居住十分分散,澳大利亚非常重视农业的远程教育。目前,澳大利亚的远程教育具有如下特点:规模大、层次多、范围广,满足了不同教育层次的需求;办学形式灵活,服务功能齐全,开放程度高,适应个性学习需要;贴近社会需求,注重能力培养,突出职业性和实用性。澳大利亚各级政府对远程教育非常支持,在各方面尤其是资金和基本建设方面的投入相当大,使澳大利亚的远程教育能够充分利用现代通讯技术的最新成果,不断改善教学手段。
  4.建立和完善农业标准体系
  澳大利亚政府把产品质量视为其在国际市场上竞争的重要法宝。为了提高农产品的质量,促进农业发展,澳大利亚建立了较完善的农业标准体系,包括产品品种、质量等级、生产技术规程、运输储存等方面的标准。
  澳大利亚的农业标准分为强制类标准和非强制类标准。强制类标准实际上就是政府管理部门颁布的技术法规,它是在国家法律的框架下,由政府部门制定的技术要求规范。非强制类标准是由政府委托的或自律性行业协会制定和管理的,并普遍得到社会承认的技术性和管理要求规范,它是澳大利亚农业标准体系的主体。
  澳大利亚农业标准有较强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标准中的各项技术指标力求量化,有利于准确的检验和测试。由于澳大利亚的农业是外向型农业,其出口的农产品必须达到国际市场规定的标准要求,因此,澳大利亚力求使本国的农业标准与国际标准和国外先进标准保持一致。其农业标准的实施与监督管理,由政府有关部门分工负责。
  5.发挥农协等中介组织的作用,完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
  社会化服务是市场经济的一个显著特征。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它的社会化服务组织非常健全,不仅政府在科技、教育等许多方面对农业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服务,而且全国的各级协会(学会)以及行业组织也为农业发展提供各种社会化服务。澳大利亚农协的宗旨,就是代表、保护和提高其成员的利益,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游说政府制定有利于农民利益的政策。总之,在澳大利亚,为农民提供技术、信息、贸易等服务的组织呈多元化发展趋势。
  6.加强环境保护和资源管理,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
  多年来,澳大利亚一直致力于推动本国农业的可持续发展。防止土地沙漠化、盐碱化和酸性,减少水土流失,土壤侵蚀,提高土地肥力,保持生态平衡,促进植被优化和提高;加强资源管理,包括加强土地、水、矿产、森林和其他生态资源的管理。澳大利亚还运用价格杠杆促进节约用水,其灌溉水的价格正在稳步提高。澳大利亚赋予农渔林业部以资源管理职能,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保护和改进农业可持续发展的自然资源基础;调整农村经济结构,扩大农业经营规模,提高农业竞争力。
  7.充分利用WTO框架下保护农业的空间
  由于澳大利亚农产品大部分需要出口海外,所以,澳大利亚长期以来积极倡导国际贸易自由化,主张公平贸易和反对各种形式的不正当竞争。另一方面,澳大利亚为了保持本国农业的国际市场的竞争优势,充分利用WTO框架下对农业的保护空间,积极保护和扶植本国的农业发展。在国内支持方面,澳大利亚也采取了很多措施,除联邦政府的支持外,各州都有各自对农业的保护和支持计划,并安排有必要的资金。另外,澳大利亚对有些产品实施生产补贴,有的产品生产补贴相当高。

三、澳大利亚农业发展对我国农业的启示
  1.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是推动农业发展和提高农业竞争力的主题
  澳大利亚农业发展的经验给我们最大的启示,就是在全球化的市场竞争中,要不断深化体制改革,不断加大开放力度。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我们必须制定符合我国国情的农业发展的长期战略,不断优化政府管理农业的职能和政策,建立灵活的农业市场调节机制,在减少政府直接干预的同时,不断完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为农业持续稳定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同时,在市场准入方面,探索既不违反世界贸易组织基本原则,又能最大限度进行自我保护的有效途径。确保农产品的有效供给,提高农业效益,增加农民收入,逐步提升我国农业在全球的竞争力。
  2.不断加大对农业的科研投入和开发,加快农业科研成果的推广和应用
  农业的科技创新和科技推广,是优化农业结构和提高农产品竞争力的钥匙。澳大利亚不断增加科研投入,充分发挥社会力量对农业科研及推广的作用,推动科研成果尽快商业化的做法,值得借鉴。我国农业科研体制改革方向,应是政府加大对农业科技的投入,确保基础研究在重要领域的优势,对一般应用性开发研究要大胆推向社会,形成多元化的科研推广体系;在健全有关法律、规章的前提下,支持民营企业投资于农业科技领域,参与农业科研成果的开发利用,提高科研成果的转化率和应用率,满足农业发展多样化的需求。
  3.建立和推广农业生产标准化体系
  澳大利亚农业标准化的实践,使我们进一步体会到:推行农产品质量标准体系,尤其是绿色食品标准体系,是引导农民提高农产品质量、增加农业特色品种和调整农业结构的主要手段,是增强农产品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措施。随着我国农业由传统自然经济向现代市场经济的转化,农业生产从工艺流程到最终产品都需要标准化,农业企业在大力发展农产品精深加工、增加品种规格、提高质量档次、实现优质优价方面,都迫切需要相应的高水平的农业标准化。我们要围绕农业产业化发展,尽快健全相应的农业标准化推广体系,并逐步实现我国农业标准体系与国际接轨。
  4.形成和完善与国际接轨的农业信息网络
  澳大利亚农业发展经验提示我们:信息网络化对农业的发展非常重要。尤其是我国农业生产经营规模小、很分散、农民的整体素质不高,完善的农业信息网络对农业发展更显得重要。同时,市场经济要求在农业结构调整中,改进政府工作方法,要由直接干预转变到对市场信息的分析和传递上。政府必须加大对农业信息化基础设施的投入,强化各级农业部门对市场信息的服务功能,尽快形成与国际接轨的高效畅通的农业信息网络,多渠道传递农业科技信息、市场供求信息、相关政策法律信息,并及时准确地提供给每个农户,引导农民优化农业结构,开拓国内外市场。
  5.加快城市化进程,推动农业生产的规模化和集约化
  澳大利亚农业劳动生产率高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农业经营的规模化。这不仅由于澳大利亚人均农用土地等农业资源比较丰富,而且是澳大利亚推进工业化、城市化的必然结果。城市化与农业现代化和农业可持续发展是相辅相成的。我国“三农”问题突现的根本原因,就是人多地少、农业成本高。所以,解决我国“三农”问题的长远出路在于城市化,而推进城市化的关键在于农村劳动力的转移,并且在城镇其他产业实现稳定就业,从而不断减少农民,逐步推进农业生产的规模化、集约化,加快城市二、三产业的发展。在推进城市化的过程中,要注重保护农民利益,大力扶持农业,努力实现工业与农业、城市与乡村发展的相互协调。
  6.充分重视教育对农业发展和城市化的作用
  澳大利亚农业发达与其农民拥有良好的素质密不可分,农民的良好素质归结于其充分重视对农民的教育培训。农业的深度开发以及农民进城实现就业,主要取决于农民自身的素质和技能。我国的现实充分说明,农村劳动力转移与其文化素质有着密切的关系,转移人数的多少与其文化程度的高低成正比。我国农村劳动力的文化素质较低,是造成农业欠发达和农村富余劳动力向城市转移较慢的主要原因。因此,重视农民素质的提高,尤其是加强对农村青少年的教育和农民的职业培训,直接关系到城市化的成效,关系到农村的经济发展。政府应该从战略高度重视这一问题。
  7.不断加强环境保护,实现农业可持续发展
  澳大利亚在生态环保上,一是政府重视,全民参与;二是法制健全,协调有力;三是长期坚持,效果明显。他们的经验很值得我们学习。澳大利亚是个地广人稀、资源丰富的国家,但澳大利亚人并没有因此而随意浪费资源,而是十分珍惜和合理利用资源。这对我们这样一个人口众多,人均资源贫乏的国家更应如此。在我国,减少对农村的污染,防止土地的沙漠化、贫瘠化、盐碱化,有效治理水土流失,保持生态平衡、促进植被的恢复和提高,加强农产品和食品进口的检验、检疫,是农业可持续发展的迫切要求。资源合理配置、生态良性循环的环境,不仅对提高农业的国际竞争力,而且对我国整个经济和社会的发展,都是十分必要的,并且具有长远的战略意义。

国内行业动态

国际行业动态

省内行业动态

台湾行业动态

版权所有:福建省机械工业联合会 Copyright©2001-2010 Email:FMLGJ@163.com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省府路1号11号楼5层  邮编:350001 传真:(86)591-87552772
电话:(86)591-87606537 87539698   闽ICP备12014152号   管理登录   
Processed in 78805.968 s, 1 queries, Powered by iwms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