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收藏本站 | 繁体网站   
点击搜索
 
日期 时间

大个体户——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

日期:2007-11-07  来源:中国工程机械网  作者:cfmif  点击:

他,从一名大学生,到市值620多亿元人民币的上市公司董事长,业界说他是“创业英雄”; 
  他,带领三一重工冲刺“中国股改第一股”,学者称他为“改革英雄”;    
  他,把66米世界最长臂架泵车写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同行赞他是“创新英雄”;    
  德国一位制造商赞叹说:这个男人是管理英雄!    
  而他自己却称:“我是大个体户!”    
  这个人,就是三一重工集团董事长——梁稳根。    
  10月16日晚8时,参加十七大的民营企业家代表、三一重工集团董事长梁稳根,出现在中央电视台梅地亚中心二层的新闻发布厅。    
  当各路记者蜂拥拍照时,他笑对麦克:“我成新闻人物了。”    
  有记者马上回应:“你本来就是新闻人物。”    
  是的,梁稳根应该是一个新闻人物。从私营企业主到民营企业家,再到十七大代表,梁稳根的成长经历,使他成为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新闻人物。    
  从“个体户”到十七大代表    
  二十年前,他的职业身份还是被人蔑视的“个体户”;二十年后的今天,他却成为中共十七大代表,走进了庄严的人民大会堂。    
  可以说,梁稳根职业身份的转变,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    
  这个转变,浓缩和记录了中国改革开放近三十年翻天覆地的历史巨变。    
  发布会上有记者问:“你什么时候想起要加入中国共产党?”    
  这样的记忆在梁稳根脑海里很清晰:“我很早就想入党,在我当农民的时候就想。但我正式递交入党申请书,是在上大学的时候。”梁稳根笑言:“在大学入党的机会少,我们班长好像都没入上。”    
  1983年,梁稳根毕业分配到兵器工业部洪源机械厂。上班伊始,他的改革想法就折服了当时的洪源机械厂管理者,很快被提升为厂体改办主任。“在这个厂,我又递交了入党申请书。那时我已经当了处长。可快要入党时,却因为国企弊端难改,我要下海又没入上。”    
  “其实,我入党的历程还挺艰难曲折的。”梁稳根感叹道。    
  “还记得是哪一年吗?”记者问。    
  “记得很清楚,是2004年的5月20号。”    
  “还没几年啊!”    
  “是,才三年多,我是新党员。所以我这样讲:我作为十七大代表,是新经济、新党员、新代表。就是三新嘛,很有特点。”梁稳根风趣地笑了。    
  在梁稳根下海后,又向地方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1990年,当时的湖南省委书记非常关心梁稳根申请入党的事,并嘱托娄底市委书记唐之享去办理。唐之享现任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在当时,他经过详细了解后非常遗憾地告诉梁稳根:因为企业雇员人数超过七人,他不能入党。这样,梁稳根三次申请都没有入成。    
  党的十六大以后,江泽民总书记提出了“三个代表”思想,允许雇员人数超过8人以上的民营企业老板入党了,梁稳根对党的多年追求才成为现实。    
  “你入党时公司里有没有党支部?向谁去申请?”    
  记者的追问把梁稳根逗得直乐:“我的上级党组织是长沙市经济开发区,我是向他们申请的。后来企业的党委成立、党委书记、副书记和党委委员的选举,都要经过他们的批复。”    
  梁稳根回忆,当他还在涟源机械厂的时候,就意识到成立党委他就有地方申请入党了。于是,经过不懈努力,2002年三一集团终于成为湖南省第一家建立党委的民营企业。之后,他再次申请入党。现在,三一重工有职工19000多人,其中党员就有800多人。    
  作为新经济组织的十七大代表,记者问梁稳根此次出席党代会是否有与众不同的感觉?比如是否为这个身份感到骄傲?    
  梁稳根听言大笑:以前,因为民营经济是中国经济的补充,处在从属地位,自己感觉好像低人一等。但现在,特别是十六大以后,国家对民营企业与国有经济是一视同仁,共同发展,他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你是大老板,是怎么交党费的?每月会上交多少钱?”    
  梁稳根答复:“我的党费都是自己交,一个月有100多元,是按规定的工资比例交的。”    
  采访到这里,他幽默地笑了:“今天晚上吃饭,我与一个做花卉的代表开玩笑,我说‘你是小个体户,我是大个体户’。”    
  一个拥有数百亿资产的民营企业“财”俊,乐呵呵地称自己为“大个体户”。在他平实而充满睿智的回答中,让人清晰地感受到那种不倦追求的时代精神,在他身上流动和闪光。    
  这,或许正是梁稳根能从一个民营企业家,成长为十七大代表的原因之一。    
  “个体户”的事业成为党的事业    
  “创建一流企业,造就一流人才,作出一流贡献”这是梁稳根创业的宗旨。    
  “国家之责大于企业之利”是梁稳根管理企业的根本。    
  1989年三一成立之初,梁稳根就将企业定位为社会型企业。    
  “企业决不是某个人,某个家庭的企业。任何人、任何一个家庭,都不能轻易带走它,它是社会的共有财富,我们只有同心协力搞好它。”  

“很多人认为,加入共产党,只不过是为了当官。你是怎么想的?”    
  记者尖锐的问话,让梁稳根的声音变得凝重而严峻:“不知道在座的有没有党员,你们的入党经历有没有我这么复杂。关于我入党的动机,小时候我只知道入党很光荣,入党的动机可能还不是非常明确。1986年,当我第一次提出入党申请时,我就知道入了党我就有了一个追求,就是我在中国的这个事业,就跟党的事业连在一起了,这就是我入党的动机。”    
  1993年,在房地产、股票、保健品等成为投资热潮的社会大背景下,梁稳根却将企业发展目标锁定在重工机械产品的发展上,他毅然扛起振兴民族重工业的大旗,依靠科技创新,使三一成为中国重工机械制造行业的支柱企业。    
  如今,三一集团生产的主导产品建筑机械、路面机械、挖掘机械、桩工机械、起重机械、煤炭机械、港口机械等的年产值超过100亿元人民币。核心企业三一重工已成为市值高达620亿(10月22日)的中国工程机械第一股。2002~2006年,在短短五年里,三一集团累计实现利税31.87亿元,其中向国家上缴税金12.9亿元,并解决了16000多人就业。    
  三一集团对国家的贡献无疑是巨大的。三一在创造物质财富、获得创业成功的同时,也为社会作出了贡献。三一的成功为探索中国的改革开放新路,为民族企业如何在做大后继续取得成功做出了示范和探索。    
  民营企业家当选为党的十七大代表,会对民营企业未来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梁稳根的回答非常肯定:民营企业家当选党的十七大代表,对民营经济发展是一个极大的促进。    
  首先,民营企业家当了党的十七大代表后,全世界都知道了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可以入党、也可以当党的十七大代表了。“我做了党的十七大代表,这么多新闻记者来采访我,我们公司的知名度不就提高了吗?这不就促进我们公司的发展了吗?”另外,在这个重要的政治场合,还能完全地、更加准确地向党和国家领导人、包括我们的总书记,表达民营企业的诉求。这对民营企业的发展是一种巨大的推动。还有一点,党对民营企业家的开放,成为我们发展事业的内在动力,是一个很大的激励。“我在当选代表以前,身体不是太好,当了代表以后,身体就健康多了。”说到这里,梁稳根兴奋地拍了一下大腿。    
  但党章提出,共产党员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梁稳根是企业主,是老百姓眼中的大款、“资本家”,不是无产阶级。不久前就有人说,让“资本家”入党等于改变了共产党的性质。对于这一敏感话题,梁稳根会怎么看?    
  梁稳根的回答颇有锐气:“现在大家都在讲‘与时俱进’,我看这种说法有点‘与时不进’。工人过去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但共产党奋斗的最终目标之一,就是要使更多的无产阶级变成有产阶级,让包括我们党员在内的更多人过上幸福生活。所以我认为,我们这些有产者加入中国共产党,对中国革命的事业、对我们党的事业是有积极的一面的。那些人的说法是过时的、与时不进的。”    
  记者:你现在很有钱。你有没有担心,有一天共产党会把你的钱再收回去?    
  梁稳根:(笑)这个问题我下海的时候,就有人给我提出来了。当时我的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那时候我是一个副处长。他对我讲,你下海以后面临两个危险:一是你自己白手起家,没有那么容易,创业失败怎么办?二是如果再来一次斗地主、分田地,你怎么办?我当时的回答是这样的:既然中国都没有希望了,那还追求个人的希望干什么?如果中国真有这么一天,我认为中国就没有希望了。但是中国肯定是有希望的,我坚信中国肯定没有这一天,所以我现在不担心了。    
  记者:我们知道,在党的十七大代表里纯民营企业代表所占人数还很少,这是否让你感觉到孤单?或者说,你是否希望有更多的民营企业家能成为党的代表?    
  梁稳根:我没有孤单的感觉。民营企业也是中国企业,我们是依托中华民族来发展的。所以,我在这个团队里面,是永远不会感到势单力薄的。特别是我加入中国共产党以后,就更不势单力薄了。    
  在梁稳根看来,他今天取得的成绩,与他青年时代立下的“产业报国”理想和远大的人生目标相比,还微不足道。如果他满足于此,那他只不过一个略有成就而沾沾自喜的小人。他说,骄傲、浮躁都是目标不明确的体现,只有将个人目标与国家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才能真正实现一个企业家的自我价值。    
  “当一个企业家拥有100万的时候,这也许是他个人的财产;当一个企业家拥有1000万的时候,这也许是集体的财产;当一个企业家拥有上亿资产的时候,这只能是国家的财产了。”这,就是梁稳根始终坚守的财富价值观。 不当移民“个体户”,要做世界500强    
  “人类因梦想而伟大,人生因梦想而富有意义。我的梦想是种植一块中华民族工业的试验田,铸造中国的世界名牌”。    
  现在,梁稳根目光所及都是世界一流的企业,他所要做的就是不断缩小与这些企业的差距,并最终超越他们,让三一早日成为世界500强。    
  有一次,梁稳根对全体员工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国外有位富豪,在临终前往保险柜存了100万美元,剩余财富全捐给了社会。这位富翁同时提出一个问题:穷人最缺少的是什么?如果谁答对,将获得这100万美元。    
  结果,一个年仅13岁的小孩得到了这笔巨款。他的答案只有两个字:梦想!    
  梁稳根对此极为推崇。在他眼里,任何伟大的成功都不会降临到一个安于现状、不思进取的人身上。幸运的机会,只会光顾那些敢于梦想、敢于创新的人。所以,“三一”信条的第一条就是:人类因梦想而伟大。 

在21世纪人类文明的盛宴中,13亿人口的中国再也不能依赖日本的相机、美国的软件、德国的混凝土泵。三一作为第一家进入重工机械行业的中国民营企业,在通往世界500强的路上,会迈出怎样的步伐?    
  对此,梁稳根态度坚决:“我在股权分置改革和各种场合都向我们的股东承诺过,在我的有生之年决不放弃控股,这是我的原则。”他透露,半个月前,他还在上海与一家跨国企业谈合作的事,因为品牌和控股权问题,最终没有谈下来。    
  那么,三一打造国际品牌、走向世界,有没有别的渠道,比如运用香港这个平台?    
  梁稳根的回答很干脆:不是今后有这个打算,而是现在已经这样做了。三一已经在香港成立了两家公司:一家是三一香港集团,另一家是三一国际。目前,三一在美国、印度的投资,在全球其他地方的投资,都是由三一国际来进行的。    
  三一国际为什么会选择在香港注册?你是否想利用香港居民身份的便利而出击海外?    
  问到此,梁稳根无奈地笑了:香港有个规定不太好,就是其他国家的居民可以投资移民香港,而中国公民要先把国籍放到什么新几内亚,或者非洲一个不知名的国家,然后再回头投资移民到香港。让我放弃中国国籍,我是不能接受的。    
  香港好像还有一个年龄限制,只接受45岁以下的移民,今年我51岁。香港公司的人告诉我,我这个条件不行。香港特首曾荫权到我们公司考察的时候,我跟他提过这个问题,但他还没有答复我。    
  目前,三一正在美国建造工厂。他是否会通过移民美国,来快速推进自己的国际化战略?    
  梁稳根笑言:“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移民打算,我现在就是舍不得我这个中国国籍。即使是出国签证手续复杂,我还是会始坚守着我的中国国籍。”    
  我们在美国乔治亚州征了1300亩地,就是要做“美国制造”。在印度征了500多亩地是做“印度制造”。很多人问我,在印度建厂有道理,因为印度劳动力成本跟我们差不多,但为什么去美国建厂?    
  我们为什么要到美国建厂呢?把工厂建到当地,就是为了更进一步贴近市场。说得简单一点,就是为了更准确了解当地客户的需要。我不知道北美的客户需要什么样的机器,北美使用的工程机械和中国工程机械是不是一样的?如果“中国的菜和北美的那个菜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厨师就要到美国去做。要做出符合北美口味的那个佳肴,来满足北美客户的需要。这就是为了满足特定客户的特定需求,也是为了抢占更大的市场。我们除了在美国、印度建厂,还准备在比利时、欧洲和巴西这些地方投资建立我们的工厂。”    
  当记者问起梁稳根第一次参加党代会的感受时,他说:“昨天(10月15日),在听了胡总书记的报告后,我非常激动。作为一个新代表、新党员、新经济的代表,当时我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讲,我们希望在中国的小康社会建成以后,也就是2020年,三一争取进入世界500强。”    
  “个体户”走向全球大市场    
  2003年7月10日,梁稳根在三一高管座谈会上说:大家要牢记,危机不在悬崖峭壁,而在鲜花盛开的乐土上。    
  创业之初,我们有“三苦”:一是没有钱——生活苦;二是工厂环境差——工作苦;三是民企缺少政策扶持——经营苦。这些,我们都挺过来了。    
  三一的现在,资本充盈,环境改善。但在今后的再创业过程中,如果团队不能和衷共济,不努力抓住机遇夯实经营基础,远大的目标将无以实现。    
  梁稳根的话并非危言耸听。他告诉记者,现在三一在全国已有较高知名度,对手正在不遗余力地挖三一的人才,模仿三一的产品和经营模式。同时,同行的增加使产品的毛利率在下降,行业竞争更加激烈。    
  “过去,三一为获得利润而求发展。上市后,企业经营领域扩大,目标已不是单纯地追求利润。所以,保持良好心态,认同未来目标,在巩固国内市场的同时开拓国际市场,这是三一最现实的选择。”    
  许多中国企业在海外扩张过程中都遭遇到了挫折,甚至造成灭顶之灾。三一投资海外,会一帆风顺吗?    梁稳根深有感触地说,在美国,除了签证问题,最大的问题应该是企业文化冲突。但欧美市场作为全球最大的市场之一,三一不能放弃,所以再难也要去。他说,去的方法有两种:一是通过并购北美企业,二是自己去办企业。梁稳根认为,自己征地办企业,经营会更加顺利。目前,三一进入美国或其他国家,都是采用本土化策略,派一名董事长,挂一面中国国旗,员工皆为北美的人才、印度的人才,或欧洲的人才。这样,就会减少经营上的文化冲突。    
  近几年,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出口迅猛增长。梁稳根清楚地记得,2002年,中国工程机械进出口额还只有13亿美元的逆差,但十六大以后这五年,中国工程机械的贸易顺差已经到了20亿美元,也就是由13亿美元逆差变成了20亿美元顺差。他由衷地感叹到,伴随着国家出口增长的加快,三一的出口也增长很快。    
  他高兴地告诉记者,去年三一出口额仅8500万美元,今年将实现2亿美元,约15亿元人民币,今年整体的销售额将超过120亿。他相信,随着三一国际化战略的不断深入,出口比例还会快速增加。到2010年,三一在北美市场的销售收入将达到3亿美元。    
  梁稳根表示,目前三一的资金、政策、包括在国内的技术,都是比较充足的。研发机构分布在长沙、上海、北京等地。而且,三一现在的工厂都是母工厂,包括美国和印度的工厂。所谓母工厂,就是有研发机构的工厂。

 

国内行业动态

国际行业动态

省内行业动态

台湾行业动态

版权所有:福建省机械工业联合会 Copyright©2001-2010 Email:FMLGJ@163.com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省府路1号11号楼5层  邮编:350001 传真:(86)591-87552772
电话:(86)591-87606537 87539698   闽ICP备12014152号   管理登录   
Processed in 179979.14 s, 1 queries, Powered by iwms 5.0